正文 第10章 敲骨-地骨诡师-书海小说网首发
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0章 敲骨
作者:开水豆腐| 字数:3036| 更新时间:2019年01月01日

三庄距离县城四十多里,属于条河乡。秦峰二人到了三庄之后打听了很久,但没有得到有价值的情报。三庄的村民对樊玲杀人后自杀一事引以为耻闭口不提,偶尔有人提起,说的也是秦峰知道的消息,没有什么价值。

无奈,二人只好去条河村。

条河村也属于条河乡,就在秦峰老家隔壁,距离不远,开车大概需要二十分钟。

到了之后,条河村村民的表现和三庄村的人一样,以老陈妻子出轨为耻,同样只字不提。秦峰和王胜男无功而返,正惆怅的时候,却看见老陈出现在了村头。

老陈见秦峰来了,背着手说:“查什么呢?”

秦峰刚要开口,王胜男抢着话说:“没查什么,陈师傅,今天您也休息呀?”

老陈看了一眼王胜男,又看了看秦峰,语气冰冷地说:“跟我来。”

秦峰和王胜男交换了眼神,二人都跟在了老陈的身后。老陈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已经荒废的小路旁,站了许久才说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秦峰一愣,立即问:“师父,您是说?”

王胜男不明白秦峰为什么要叫老陈“师父”,她没多想,而是听着老陈的回答。但是老陈却没直接回答,而是想回忆往事一样说道:“安小雨昨天下午就跑到档案室里把你们中午吃饭的话都背给我听了,你有这心我很欣慰,可……”老陈没有说下去,背着手看了看脚下的小路,“这三十五年,我没睡过一次安稳觉……”

老陈说完,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,秦峰看到他的步伐有些凌乱。

待老陈走后,王胜男立即问道:“是安小雨把我们说案子的事都说给老陈师傅了?”

秦峰最怕王胜男问起这方面的事,他又开始支支吾吾想要搪塞,王胜男见他不方便说,也就没再多问,心想秦峰这小子真是长大了,居然学会藏秘密了,真不像是小时候那个整个鼻涕哈拉的小娃娃了。

老陈走后,秦峰站在原地看着四周的环境,是一片麦田。中间这条小路原本应该是通往条河村的大道,后来在旁边又修了一条水泥路,这条泥巴路就废弃了,成了村民进出田地的小路。

小路旁边还有河,就是条河,原本是用来泄洪的,后来水位下降,现在成了小溪,里面鱼虾极多,不少村民会在这里用电电鱼。

秦峰蹲在地上,用手摸了摸地骨,地骨呈现出健壮而强大的骨相,生气盎然。从骨也是如此,从地骨主骨延伸出来的从骨地脉清晰,没有任何杀生的迹象。

地骨师的最大能力是通阴阳,能够闻其声,辨其形,识其味,留其影,找常人所不能找,寻常人所不能寻。秦峰现在虽然是地骨师,但是老陈说过,他距离真正的地骨师还有一段距离。因此在判断地骨的时候,秦峰需要借助地脉和五虫精来辅助。

关于通阴阳,秦峰能力还不够,虽然有阴眼,但也不能达到呼风唤雨的地步。所以他现在摸到的地脉,都是表面上的,没有气篇指导,就算摸到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条。

三十五年过去了,这里的的确确发生过命案,然而时隔太久,隐藏在五虫精内的骨相脉象已经不是秦峰所能摸到的了。

天气虽不热,但秦峰已经额头冒汗,知道这一次大有难度,看着刚才老陈的态度,显然是知道他可能办不了这件事。秦峰有些气馁但又不想放弃,所以只能采用敲骨法。

敲骨是地骨志注中的冷门手法,只有在骨相不明的情况下才能使用。比如这一次,秦峰知道这里的的确确有命案发生,肯定被五虫精所记录并且“存档”起来,但是时间太久,这些信息都被其他信息覆盖,要想把有用的信息找出来,就得用“敲”。

因为没有气篇的指导,有可能就算敲出骨相来也可能没有用,因为时间能淹没所有一切。而师母的案子最大的难题就是时间太久了。秦峰希望能通过敲骨法,把三十五年前的死者的死亡现场骨相都敲出来。

王胜男在一旁不知道秦峰要做什么,但那天晚上领略到了他的能耐,所以也不打扰,在一旁静静观看,脸上满是担忧。

地骨志注中的敲骨非为人类或动物敲骨,而是为大地山川敲骨,敲的是地骨,因此需要特定的手法,但是不需要太复杂的道具,有时候一根木根,甚至一块砖头乃至一个石子都可以,如果碰到柔软的地面,手握成拳也行。

秦峰找准了地骨主骨,在路边捡来一块石头,拿在手中对着地骨猛砸下去,紧接着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在刚才所砸的位置成环状轻点,频率不快不慢,节奏掌握非常到位。点到一圈之后,立即再次猛砸下去,随后重复之前的动作。

连番五六次之后,秦峰开始冒冷汗了。

地骨志注中并没有说敲骨一定能敲出结果来,敲地骨只是一种方法,震动地骨让地脉呈现出地骨师想要的脉象,让地骨师抓住其中玄机加以分析。然而秦峰连续敲了几次,地骨巍然不动,从骨四平八稳,脉象更加稳定清晰,同样没有杀生的脉象出现。

秦峰无奈,只能踩住主骨,开始定骨。但是定了半天,骨相依然如此,一点变化都没有。五虫精所收纳的关于杀生的信息一点都没有反应出来,倒是把村里寡妇偷汉子,光棍偷小媳妇贴身衣物的脉象全都敲了出来,让秦峰哭笑不得。

王胜男见秦峰捣鼓了半天,忍不住问:“小峰,你捣鼓什么呢,好了没?天不早了,我们得回去了。”

秦峰叹口气:“好吧,先回去吧。”

往回走了几步,秦峰的脚下忽然感觉到地骨一阵震动,震动感很弱很弱,几乎感觉不到,但还是被秦峰捕捉到了。地骨的震动带动从骨,随后延伸出脉象来,消失在小路右侧的麦田旁。

地骨出现震动,说明敲骨起了作用,一旦地骨主骨有反应了,那么脉象也会呈现出相应的变化。在村头,老陈站在一处老房子下面,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:“后生可畏啊,小玲,你可以瞑目了!”

这一边的秦峰大喜,立即回头来到那处麦田旁边,他立即明白为什么找不到骨相了。原来麦田和道路的位置逐渐偏移,加上时间太过长久,三十五年前的脉象经过敲骨缓慢出现,让秦峰以为敲骨失败了。

还有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当年死者被杀的时候并没有死透,而是从路边向现在麦田边的位置爬行了一段距离!

王胜男问道:“发现什么了吗?”

秦峰兴奋地说道:“老陈记错了,当年死者的死亡位置,应该是在这里!而老陈所说的位置,其实是死者最后死亡的位置,他被杀的位置应该是在我所站的位置!”

王胜男惊呼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是神仙啊?有科学依据吗?”

秦峰摇头道:“有没有科学依据我不知道,但我能确定,死者就在这里被杀的,然后爬到了现在的麦田边,咽气,你等一下,我要再找找。”

秦峰在王胜男疑惑不解的目光下继续寻找,这一次就可以采用定骨了,不过要找的对象不是死者,而是樊玲。如果死者为樊玲所杀,那么当年樊玲的骨相肯定和死者重叠,并且脉象也是一致的。

所以,秦峰现在要找的就是樊玲当年留下来的脉象,一定在五虫精的深处,只要用定骨找出来,就能确定人到底是不是樊玲所杀。也就是说,三十五年前的案发当日,樊玲的骨相和死者一致,人就是樊玲所杀,杀生脉象非常特殊,秦峰一眼就能看出来。如果不是一致的那么有一丁点儿的不同,那么人就不是樊玲所杀。

这不是能用科学来解释的,当然也不能作为证据,只能从侧面证明樊玲的清白,然后再寻找人不是她杀的证据就可以了,难是难了点,至少让秦峰看到了希望。

定骨寻踪,讲究步法,秦峰在主骨上踩着骨,不一会儿便定出了三十五年前樊玲的骨相,再通过骨相找脉象,果然,樊玲的骨相和死者的骨相出现了很大的不同。

首先是方位。樊玲的脉象是从条河村出发,经过主骨到达这里,最后消失在工安局及法院方向;而死者的骨相是从西边过来,没有经过主骨而是从一条从骨里经过,到达这里然后消失在了这里。

其次是重合点。樊玲的骨相和死者的骨相没有重合点,但地脉上有重合,应该是接触了杀人的凶器。

最后是脉象重合的特征。樊玲的地脉脉象和死者的地脉脉象有一定的重合,可能是因为樊玲见到死者的时候,死者还没有死,樊玲有心救人但被误认为是凶手,当警察来了之后死者已死,樊玲百口莫辩,受不了屈辱,含恨自杀。樊玲的脉象上并没有杀生,所以,樊玲的的确确是被冤枉的。

樊玲不是凶手!

上一章|      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,